1. 首頁
  2. 攝影

相聲劇本如此旅游 公司20周年慶求搞笑相聲劇本急

  我也是一直找找公司需要表演,找了好幾天了,看來看去覺得這個不錯,那個唱歌的不會唱,可以用放碟片音樂。  爆笑小品喜劇  第一幕:  劉小姐(撥電話):喂,是張先生嗎?  張先生

  我也是一直找找公司需要表演,找了好幾天了,看來看去覺得這個不錯,那個唱歌的不會唱,可以用放碟片音樂。

  爆笑小品喜劇

  第一幕:

  劉小姐(撥電話):喂,是張先生嗎?

  張先生:是啊,您是?

  劉小姐:嘻嘻嘻。

  張先生:我的媽呀,怎么笑起來像個耗子啊?

  劉小姐:張先生(嗲聲),我是“一線牽”婚姻速配公司的劉小姐啊,在這里我要“熱烈”(提高音量)地祝賀你,您為期八年的(讀的士的的)艱苦異常的單身生活馬上就要宣告結束了,黑暗已經過去,光明就要來臨,全國就要解放,共產主義社會就在不遠的前方。

  張先生:這都什么跟什么啊?

  劉小姐:張先生,我們都已經替你安排好了,這次我們為您物色這位小姐,可是從我們電腦檔案里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小姐當中為您挑選出來的,比當年張藝謀挑那章子怡還困難呢,那可是一個大家閨秀平日是二門不邁,三餐吃素,四書五經,是知曉個六七八分,我們為你約了九號見面,你看了一定會十分滿意。

  張先生:哦~~這么好~~

  劉小姐:那是當然,九號您來了我們還有禮品贈送呢,我們的禮品啊非常豐富,有一瓶洗手液呀,兩瓶洗面奶呀,三個護手霜呀,四個~~~~~。

  張先生:好好好,我一定來一定來!

  張先生唱:(單身情歌)找一個最愛的,深愛的,想愛的,親愛的人來告別單身。一個多情的,癡情的,絕情的,無情的人來給我傷痕。

  第二幕:

  張先生(唱歌出場):(我不做大哥好多年)我打了光棍好多年,我不愛冰冷的床沿,不要讓我難過,不要讓我流淚,我愛你在明天。光棍一條真是苦,衣服破了沒人補。今兒狠下一條心,破釜沉舟來相親。

  劉小姐:張先生嗎?(握手),我就是劉小姐。

  張先生:幸會!幸會!劉小姐一看就是這媒人屆的泰山北斗啊,我的事可多拜托著您了。

  劉小姐:呵呵,各位說到做媒,我可不是吹的,在我手上配成對的可多了去了,像鞏利和黃鶴翔,我配的。貝殼漢姆和辣妹,我配的。成龍和林鳳嬌,也是我配的。克林頓和萊溫絲基……

  張先生:那也是你配的啊?

  劉小姐:(呵呵)沒搞成!

  張先生:去你的!

  張先生:劉小姐啊,你你說的那如花似玉的大家閨秀她來了嗎?

  劉小姐:急什么急?我這跟你介紹的是千金大小姐,那可是身嬌肉貴,你以為是上菜市場買蔥呢,擱下兩毛錢,往籃子里一放,就能帶走啊!瞧,那在舞臺上唱歌的不就是嘛?

  艾妮詩(邊跳邊唱出場):(愛就一個字)愛就一個字,我只說一次,我的名字就叫做艾妮詩,承諾一輩子受住了堅持,讓你幸福我愿意試!

  張先生(眼睛冒光,擦口水)

  劉小姐:張先生,你哭什么啊?

  張先生:我不是在哭,我是在流口水!

  劉小姐:艾妮詩小姐,這就是我們的張先生!

  艾妮詩:哦~~~張先生,你好!(握手),很高興認識你!

  張先生(眼睛持續冒光):艾小姐,你好!

  艾妮詩:張先生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?

  張先生:唉~~別提了,曾經有一家叫做微軟的公司,叫我去當老總,可是我沒有好好的去珍惜,等到失去之后,才后悔莫及,人世間最大的悲哀莫過如此,如果上天能給我再來一次的機會,我會跟那個叫做彼爾蓋茨的鬼說:好吧,老總就讓我來當吧,如果說一定要給我的年薪加一個額度的話,我希望不要超過一個億。

  艾妮詩:哇,沒想到我們的張先生曾經這么有出息啊!那您現在是在做什么呢?

  張先生:也是做老總的,上海凱悅經貿大廈知道不?

  艾妮詩:你蓋的啊?

  張先生:唉~~旁邊那個公共廁所就是我的啦!

  劉小姐:我呸!

  張先生:呵呵~~見笑、見笑、見笑了!

  張先生:艾小姐您平常又有什么愛好呢?

  艾妮詩:我?喜歡唱歌啊~~我的歌聲可好聽了,我最拿手的歌就數那首菠蘿之歌!我唱給你聽哦~~~!

  艾妮詩:“來來我是一個菠蘿,羅羅羅羅羅羅~~~~,來來我是一個蘋果~~~~~,來來我是一個榴蓮!”

  張先生(大鼓其掌):唱得真是太好了~~~你歌曲當中所表達的中心思想我完全可以體會!

  艾妮詩:張先生,冒昧得我想問一句,以你如此人才,為什么到今時今日都還沒有結婚呢?

  張先生唱:(一笑而過)她傷害了我,還一笑而過,她愛的貪婪我愛的懦弱,眼淚流過,回憶是多余的,刻骨銘心,就這樣被她一笑而過。哎~~~一段凄迷的往事不堪回首啊!

  艾妮詩:沒想到張先生原來還是為愛情受過傷的人啊~~~真是聞者傷心,聽者也會流淚啊!

  張先生:是啊~~傷得好嚴重啊(哎喲喲~疼得叫),差點就大小便失禁,內分泌失調啊!那艾小姐您呢?如此貌美如花為何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心上人呢?

  艾妮詩:哎,你是不知道~~姑娘我當年一十八,臉上不是斑來就是疤,直到用了蛋白肽,才有了如今的貌美如花。

  張先生:蛋白肽?艾妮詩?艾妮詩?蛋白肽?聽說不錯哦,效果這么好豈不是居家旅行,殺人滅口的必備良藥!!

  劉小姐:哪里有賣?

  艾妮詩:你也知道?聽說這款產品現在買還有薰衣草香芬芳噴露,高級洗手液等精美禮品贈送,以及彩妝、香薰臍療等產品抽獎呢。

  張先生,劉小姐(合):笑話,地球人都知道啊(東北腔)。

  張先生:愛你,我就天天送你艾妮詩的產品!

  艾妮詩:真的嗎?你對我太好了!

  張先生:艾妮詩~~~~~~~~~~(肉麻的聲音)

  艾妮詩:張先生~~~~~~~~~~(肉麻的聲音)

  劉小姐:打住~~打住!!我們艾妮詩小姐可是人見人愛,車見車載,棺材見了翻開蓋的哦,您覺得滿意嗎?

  張先生:滿意!滿意!(轉頭看著艾妮詩)

  劉小姐:艾妮詩小姐,我們張先生可是英俊瀟灑,風流倜儻,人稱玉樹臨風小白龍,一朵梨花壓海棠的就是他啦!您覺得滿意嗎?

  艾妮詩小姐(羞澀):“滿意!滿意!”(轉頭看著張先生)

  劉小姐:那好,速配成功,耶(夸張地邁出一大步,支出V字手勢)!,(兩手向張先生一攤)交錢吧!按規定所有速配費用男方負責!

  張先生:哇,不是吧,你動作不用這么快吧!

  劉小姐:哇,不是吧,難道還要等你們生了小孩,有了茁壯成長的下一代才收費啊?

  張先生:那多少錢!

  劉小姐:8888元

  張先生:打~~~~~~~打~~~~~~~~打~~~~~~~~~打~~~~~~~~~打劫啊!

  劉小姐:打劫,我最討厭了,一點技術含量也沒有!

  張先生:那為什么這么貴?

  劉小姐:你知道21世紀什么是最貴的嗎?

  三個人合說:人才!

  艾妮詩:張先生(嗲聲)~~~~~

  張先生:(重重的點頭),我明白了~~~,苦不苦想起紅軍兩萬五,貴不貴想要老婆抱著睡。為了愛情我什么都愿意!(給錢!)

  艾妮詩唱:(知心愛人)讓我的愛伴著你直到永遠!

  張先生唱:你有沒有感覺到我為你擔心!

  艾妮詩唱:在風起的時候你才感覺什么是暖!(雙手交叉抱于胸前)

  張先生、艾妮詩合唱:一生之中最難得有一個知心愛人!!(相擁)

郭德綱相聲《我要旅游》臺詞

(觀眾喊:過年好!)

郭:謝謝這位大哥!底氣足啊。

于:底氣足就是男的啊?

郭:恩。剛才這是我兒子。

于:對。剛才哪個是你兒子呀?

郭:(用手比劃右邊)站這邊這兒是我兒子。那邊那個不算。

于:那是我兒子。

郭:(看后臺)不像啊!

于:隨他媽。

郭:他媽夠寒磣的啊。大眼兒燈似的。過年了,北京德云社封箱。其實說句良心話,這是人家戲班兒里的說法,

于:人家的規矩。

郭:封箱。把所有唱戲服裝的箱子全都貼上封條,就說今年演出就算到這兒了。再有什么事兒,轉過年來,過了春節,再開箱。我們沿用了這個稱呼,后臺我們也沒有什么箱子,就一人一個包兒,拎著就走了,很簡單。說封箱只是說丙戌年的演出到此結束了,

于:這個形式。

郭:已經過了12點了,于老師是陪您過夜的演員。

于:可以這么說。

郭:這么晚了,大伙兒都沒走,好啊。多聽聽相聲,有意思。

于:是。

郭:相聲不敢說高臺教化,最起碼勸人向善,教人學好。我就很喜歡這個藝術形式啊,唱的跳的變的練的,都愛。因為本身我就是一個文化人。

于:您倒不客氣,文化人?

郭:對。舞文弄墨,寫字兒,

于:書法

郭:畫畫,算術,天文地理,占卜星象

于:研究得還挺多。

郭:恩,都淆過。愛畫畫,在家里研究,梅蘭竹菊,山水人物,

于:全畫。

郭:我最喜歡北宋有一個大畫家,

于:誰呀?

郭:張擇端。

于:哎喲,有名!

郭:你知道啊。

于:知道。

郭:畫的那叫《清明上墳圖》。

于:對,

郭:他是描繪了北宋,清明的時候這些人,寡婦們哪,上墳哭,號喪的這種幸福場景。

于:哎呀,什么呀?

郭:我最得意這個。

于:您看什么呢?《小寡婦上墳》呢是怎么著?

郭:清明上墳圖嘛。

于:沒有。《清明上河圖》。

郭:上和尚那兒圖去?

于:那圖什么去啊?

郭:有什么可圖的?

于:就是啊,上河圖。

郭:上河圖。畫,找著人家那個學。

于:臨摹啊。

郭:真的咱們見不著啊,在故宮里邊兒擱著呢。

于:對,

郭:咱們買那畫片兒。看,照著畫,畫得跟真的一樣。

于:奧,就那么像?

郭:學嘛。畫完了做舊,送到潘家園都掛那兒啊,賣給外國人。

于:您這做假畫兒的。

郭:藝術品,外國人認頭啊,好看,這年深日久,黃焦焦,他很喜歡,

于:是是。

郭:回家也掛,過些日子找我來了,為什么買回去下雨,屋里很臊得慌呢?

于:您撒尿做舊啊您?

郭:弘揚國粹嘛。

于:哪兒國粹啊?

郭:畫畫兒啊,練毛筆字,沒事在家里練,哎,辦證。這個。

于:辦證?辦證兒啊!

郭:要不寫個“拆”再畫一圈兒。就愛寫這個。

于:您寫點有用的行嗎?

郭:我好這個,

于:好辦證兒。

郭:因為我本身來說吧,愛好很廣泛,天文地理,易卜星象沒有我不懂的,

于:全學?

郭:哎,有朝一日我研究點兒科學什么的,我弄個太空飛船這都是有可能的。

于:您自己弄一太空飛船?

郭:賣點兒白鐵皮,當當當,砸它。

于:打煙筒吧?

郭:太空飛船嘛,

于:是嗎?

郭:在時空隧道里面穿梭。

于:呵。

郭:把那船擱時空隧道里,坐好了,關上門兒,把里面插銷插上,

于:恩?還有插銷兒?

郭:擰鑰匙,一給油兒,得兒,在時空隧道里穿梭,兩邊兒這電線桿子,唰唰唰,就愛這個。

于:您這不是在時空隧道里穿梭,您這黑胡同里開摩托呢。

郭:研究科學嘛,跟你說這個你不懂。這高科技,電腦,我接觸電腦最早,

于:是嗎?

郭:剛出來那會兒,好些人都不知道呢,咱就已經在家里打電腦了啊,開始啊,(做打人動作)。

于:您這砸電腦呢,不是打電腦呢。

郭:打電腦嘛。

于:打揚琴您這是。

郭:聊天兒,在網上聊天兒嘛,打字兒嘛,

于:這么比劃可以。

郭:跟網友們,我們在SM上聊天兒。

于:啊?

郭:有多大勁兒使多大勁兒。

于:行了行了,

郭:別攔著我。

于:您還去那個打人的是嗎?SM上聊天兒?

郭:SM嘛,聊天兒嘛。

于:行了,別說了。MSN,知道嗎?

郭:記得有個SM。

于:沒有。

郭:聊天兒,下載那大片兒看,看那個外國導演拍的那個電影,我就愛看那個,

于:誰啊?

郭:斯皮爾胳膊。

于:啊?有大腿沒有啊這里面?

郭:(回憶)有的有。

于:什么有的有?斯皮爾伯格。

郭:我說的是?

于:您說斯皮爾胳膊。

郭:外國人的名字你得調過來讀。

于:這已然調過來了這個。還調一回干嘛呀?

郭:那條胳膊呢?

于:不是調胳膊,人家叫斯皮爾伯格。

郭:我就愛看他的,人家弄得那個片子真好,人家那里面說的外語真像外國話似的。我真聽不懂啊,我不是說瞎話。

于:是,你肯定聽不懂。

郭:人家畫面運用的好。叫斯皮爾

于:伯格!

郭:伯格拍那大片叫什么,《一頭豬的故事》,思想性,藝術性很強。

于:是嗎?

郭:他搞了一個續集,叫《另一頭豬的故事》。

于:前后兩頭豬。

郭:今年春節他那個續集看了嗎?

于:沒有。

郭:《一鍋紅燒肉的故事》。

于:把豬宰了這是。

郭:好好,我喜歡這個。我就喜歡這個。

于:吃肉?

郭:斯皮爾伯格。會玩嘛,人活著就得為了自己,別跟于老師似的,

于:我怎么了?

郭:我看著都疼得慌。

于:怎么了?

郭:于老師有錢舍不得花,出門打車都舍不得,等公共汽車,站那兒抱著肩膀,等公共汽車,我說你怎么著?“等車。”

于:等車吧。

郭:我說這不來了嗎?819什么的,“不,我等特2,我就得特2,我特2。”

于:你才特2呢!你這拐彎罵街不行啊,

郭:你看,你車子。

于:你車子!

郭:你坐特2那個車啊,

于:哎呀,你說明白了啊。

郭:要不是北京人鬧不清楚這個。

于:是北京人才罵你呢。

郭:你坐特2的公共汽車。

于:對。您最好這么說。

郭:就說你生活得慘。

于:這有什么可慘的啊?

郭:你看看咱,游山玩水,看大片兒,臨摹那古畫兒,S。。。

于:MSN!

郭:聊天,這一輩子沒白活。

于:這就沒白活。

郭:天下云游,

于:還旅游,

郭:我到處去玩,

于:玩兒,別走大轍,

郭:玩兒,玩兒完。

于:快了。

郭:什么叫玩兒完啊?

于:你說的啊,

郭:到處去游山玩水嘛,國內到處好地兒多去了,東三省,我最喜歡東三省,

于:東三省?

郭:東三省出美女!

于:東三省出美女?

郭:對,東三省出美女,哎呀,我在全國哪個地方遇見美女基本上都是東三省的。

于:沒去什么好地方。

郭:東三省出美女,蘇杭二州,

于:那是出美女。

郭:自古蘇杭出美女,河北省勝芳,就是灞州那兒的勝芳,勝芳出美女跟螃蟹。

于:對,這挨的上嗎?

郭:四川,川妹多情,我喜歡四川。

于:您出去沒什么事兒可干了吧?就這點兒事兒了吧?

郭:湖南,我愛湖南,湖南美女甲天下。我喜歡,哪兒都去,哪兒越偏越好啊,家門口不行,遠遠的啊,云南。

于:云南?

郭:風光秀麗,少數民族居多。

于:對對。

郭:走在云南街上,呵,“登登登地登,”(哼哼豬八戒背媳婦曲子)

于:《西游記》是那兒拍的。豬八戒什么的都在那兒走。

郭:討厭,我趕明兒不跟你SM聊天兒。

于:跟你聊我也得去那挨打的啊。

郭:在云南旅游,走在大街上,對面來倆女的:“大哥,看看舞蹈吧!”什么舞蹈?“民族舞。”哎呀,北京有。“您見過不穿衣裳的嗎?”不穿衣裳?

于:啊,

郭:不穿衣裳我知道你是哪民族的?不看,走我的,往前溜達,“登登登地登,”(繼續哼哼豬八戒背媳婦曲子)當地少數民族居多,

于:對啊,

郭:云南他有那個“逮族”。

于:逮族啊?

郭:一個個兒纏著

于:行了行了,這族也不剩什么人了吧?

郭:你看!

于:什么叫逮族啊?

郭:逮族嘛。

于:傣族。

郭:傣跟逮不一樣嗎?

于:這不能通用。

郭:逮著了和逮著了不一樣嗎?

于:這兒不一樣。

郭:就說傣啊,碰見他們那個族的那個傣人。

于:傣族人。

郭:傣族人,沒溜啊,這個族人沒溜。

于:怎么沒溜啊?

郭:弄水對著我潑“嘩”,弄我一身,我張嘴就罵街啊,

于:干嗎啊您這是?人家這是潑水節。

郭:都拿開水潑?弄我一臉燎泡你知道嗎?

于:你這是給那個《一鍋紅燒肉的故事》做準備呢。

郭:你告訴我你那號,晚上回去我加上你。我喜歡去,我愛旅游,港澳臺我都去了,

于:是嗎?

郭:香港,我就愛香港,

于:香港倒是熱鬧,

郭:香港新弄了一個大公園,就仿造美國那些動畫,卡通人物,

于:有這么一個,

郭:那個,“比基尼公園”。我可沒上比基尼去過啊,這回我得好好兒,我花錢買票,我上比基尼里面我得好好看看去,

于:你先等會兒吧,是,那里面管得緊著呢。比基尼公園?

郭:都是米老鼠,唐老鴨嘛。

于:沒那么些這玩意兒。你說的那是迪斯尼公園。

郭:翻譯過來了?比基尼,迪斯尼差不多。

于:差遠了。

郭:對,我上那公園去玩去,臺灣也好,日月潭,

于:對,

郭:我弄一箱止咳糖漿我上那兒賣去。

于:干嗎呀?

郭:喝了我這個就沒痰了。

于:您上那兒化痰去了?

郭:有一個叫澎湖灣的地兒你知道嗎?

于:知道啊,

郭:我得上那兒去。我記得那會兒有一個叫劉文正的演員,

于:啊,

郭:劉文正,張文順,李文山,魏文亮,這都是文字兒的。老藝人,他唱的那歌兒,到現在我還記得呢。

于:什么?

郭:晚風輕拂澎湖灣,白浪逐沙灘,沒有椰林追斜陽啊,只是這個海蘭蘭。最喜歡這個!

于:劉文正開始是唱二人轉的?您唱這調兒不對。澳門,

郭:澳門,我上那兒賭博去,

于:賭場?

郭:哎,澳門賭場最多,

于:是,

郭:我上那兒豪賭。那賭場比這屋大,燈管兒,都是燈管兒,

于:哪兒那么些燈管兒啊?

郭:燈泡,亮如白晝一般,當中一桌子,站一大姐那兒發牌,我得跟香港黑社會的我們賭牌,

于:跟他們賭?

郭:豪賭,我站這邊兒,他站那邊兒,他后邊40來人,我后邊40來人,

于:都帶保鏢。

郭:都黑西服啊,白褂子,戴領帶,墨鏡啊,

于:呵,

郭:倆人對臉兒站著,那一說開始我們就開始,呃呃呃,呃呃嘿,

于:倆黑社會玩兒跳房子呢,

郭:豪賭嘛,

于:小點兒你們還,誰告訴你們的啊?

郭:豪賭嘛,一把5分錢呢。

于:哎呀,您倒是見過錢。

郭:這國內就不算,最好是出國,

于:國外旅游。

郭:我喜歡出國,因為我本身我很喜歡吃西餐,

于:那到哪兒正合適。

郭:一手刀,一手叉,

于:對,

郭:人家打盤子給你上來,小餅,切開,切開里面有雞蛋,卷上生菜抹上醬,還有那腸兒,吃。

于:拿刀叉吃雞蛋灌餅去是嗎?

郭:我能來4個。再來碗面湯,我愛吃這個。

于:中餐早點。

郭:國外嘛,旅游嘛,美國你去過嗎?

于:我沒去過。

郭:你就2,你特,

于:別提這事兒行嗎?

郭:大飛機,美國旅行,

于:奧,

郭:美國有個那叫什么,女的,自由女神經,是什么?

于:神經?

郭:舉火把那個。

于:自由女神像。

郭:對對,好啊,這點兒我佩服美國人,好學習。

于:對了,

郭:女神這手舉著火把,這兒拿本書,人家告訴你了,“停電也得上課!”

于:根本就沒有這層意思。

郭:美國,我愛去的地兒。意大利我就差著了。

于:不愛去?

郭:意大利沒什么可看的,意大利就倆,第一是黑手黨,很有名,黑手黨我見過了,我在澳門的時候,呃呃呃,呃呃嘿,

于:行了行了,

郭:玩過一回,沒什么意思。再一個就是比薩斜塔嘛。

于:比薩斜塔好啊,

郭:斜塔沒意思,我在北京我都看膩了,

于:北京哪兒有啊?

郭:哎呀,我跟張文順待好些年了。老先生肩膀一高一低。

于:現在看見歪的都暈了是嗎?

郭:對對對。意大利不去。

于:奧。

郭:西班牙也沒有太大的意思,

于:斗牛。

郭:對啊,西班牙就是斗牛啊,場子里面跑牛,拿著布,“登登登地登,”(還哼哼豬八戒背媳婦曲子)

于:這牛非跑亂了不可。

郭:這邊有人拿布斗這個牛,他可不是一個人,

于:好幾個人。

郭:黃健翔講話,他不是一個人!

于:你再這么說你快成一個人了。

郭:恩,你們還能開除了我?這買賣兒是我的。拿著布嘛,我記得有幫忙的,

于:當然。

郭:一大堆幫忙的伙計啊,一看見一抖布,伙計們都喊,“掌柜的,瞧本兒,再讓就賠啦!”

于:這說相聲的倒哪兒都去啊,斗牛場里也使活。

郭:就說這意思吧,還有一個地方,他們請我我沒去,埃及,

于:喲,那是古國啊。

郭:我對他們有成見,他有那個獅身人面像。

于:對呀,

郭:歧視婦女,

于:那有什么關系啊?

郭:不應該啊,她都失身了,你還罵人家面,這不合適。她就是沒跑了你知道嗎?跑了就不失身了。

于:這這這流氓的心態您很了解嘛。什么沒跑了啊?獅子的身子人的臉。

郭:我不去,管他那個去了!我聽說那兒還有那個木乃伊,

于:那法老,

郭:死人拿白布纏好了擱那兒,這要是抗出來倆弄到潘家園兒去,這發財了這個。

于:您老憋著這個,上回您就扛倆西安的兵馬俑了知道嗎?

郭:我說過那個嗎?

于:說過。

郭:是嗎?我扛倆出去,多好。

于:人家那也有數,

郭:也有數啊?

于:跟兵馬俑一樣。

郭:晚上還點數哪?太高科技了啊。晚上點數兒,一堆木乃伊躺好了,來一管理員,64,到!65,到!67,喲,67沒人答應啊,(轉向于)你閑著呢吧?

于:您要干嗎呀?

郭:給你纏上白布擱那兒,

于:不行,

郭:啊?

于:我跟我爸爸在兵馬俑那兒站著呢。

郭:你要不說我給忘了。

于:什么記性您這是?

郭:那你讓你父親去不行嗎?

于:倆都站著呢。

郭:奧,一個父親一個爸爸都站著呢,你倆爸爸,

于:沒聽說過。

郭:別找事兒,別去埃及。反正泰國我是不去。

于:怎么了?

郭:他們都上泰國,我不去,

于:你怎么了?

郭:我們說相聲的有個叫范振鈺的,

于:對,

郭:上泰國去玩兒去,

于:奧

郭:剛下車就趕上兵變了,到現在還沒放回來呢。

于:跟他有什么關系啊?

郭:說讓他當娘娘,好像是。

于:癡心妄想這玩意。

郭:不去,不去。法國還行。

于:好啊。

郭:大伙兒都夸法國啊,

于:對,

郭:說法國是一個很浪的城市。我一想這個地兒就是給我們預備的。

于:浪漫。

郭:慢點兒浪。

于:你這浪的就夠快的了。浪漫的國家。

郭:我喜歡法國,我最喜歡法國,

于:是嗎?

郭:尤其那個叫凱旋門那叫?

于:那是標志。

郭:我找他那個管理員,我給他租下來,

于:干嗎?

郭:我把那頭砌死我燒磚。

于:改磚窯啦?

郭:小景德鎮。

于:哪兒啊就小景德鎮?

郭:到了法國得上巴黎,好看的衣裳據說都是巴黎興的,

于:有名啊,

郭:巴黎美女甲天下嘛。

于:您也離不開這個。

郭:到巴黎,你知道巴黎哪兒買服裝嗎?

于:我哪兒知道啊?

郭:你外行去吧,都記著點兒啊,到巴黎買衣裳哪兒買啊,

于:您說。

郭:巴黎有一動物園兒,動物園對過啊,那賣衣裳,你得早去,你得會說,你說你“拿貨!”

于:您說那是北京動物園,對面服裝批發市場。

郭:你就記著吧,我說的沒錯。

于:找就找瞎了。

郭:還有一個圣母院聽說了嗎?

于:巴黎圣母院啊。

郭:一進去大十字架啊,定一光屁股老頭兒,這就是虧心啊,讓人家爺們兒堵上了。

于:別胡說八道行不行啊?耶穌那是。

郭:釘上就穌了。我偷回來擱莊稼地里能嚇唬多少鳥啊?

于:你爸爸那兒站著呢。

郭:我這喜歡畫畫兒的,我必須要去法國那個專門擺著畫兒的,那個鹵煮宮。

于:這得多臊氣啊這里頭?

郭:文化氣息啊,

于:盧浮宮!

郭:盧浮宮里面都是齊白石的畫,蘿卜,白菜,畫的好,你說人家畫一白菜,好幾十萬,這要是畫個新發地,哎呀,

于:畫菜市場干嗎呀?

郭:就了不得了。都是齊白石畫的啊,蘿卜,白菜,茄子,雞蛋韭菜,羊肉白菜,牛肉大蔥,雞肉香菇的,

于:齊白石凈畫餡兒啊是怎么著?

郭:好畫嘛,這都是藝術氣息嘛。這你跟我學吧,

于:學什么呀?

郭:沒事兒出國旅游去,

于:我倒也愛玩兒,

郭:別凈跟那汽車站那兒難受,

于:一直沒等著特2是怎么著?

郭:對了!

于:別一驚一乍的。

郭:我經常出門啊,前些日子剛出門兒,我上那個俄羅斯,

于:俄羅斯,

郭:你去過嗎?

于:我沒去過,

郭:那就好辦啦。

于:干嗎呀?

郭:我就喜歡俄羅斯,俄羅斯美女甲天下,俄羅斯那歌兒,《莫斯科郊外的鹵煮》,聽過嗎?

于:沒聽過,

郭:俄羅斯上,好風光,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,

于:好嘛,您上俄羅斯扒火車去了是嗎?

郭:這是俄文歌兒我給你翻譯過來的。

于:我用你翻嗎?

郭:我上俄羅斯我剛回來,

于:是嗎?

郭:哎呀,買票,買頭等艙,

于:飛機。

郭:我坐飛機永遠是頭等艙,

于:好,

郭:除非他把我轟出來啊,

于:一回沒坐過。

郭:坐過,我怎么沒坐過,買票的時候寫著了,你看你樂意不樂意多花錢了,人寫著頭等艙,經濟艙,商務艙,站票,

于:站票?飛機上還有站票?

郭:省錢買站票,扶著嘛。

于:飛機還真晃悠,

郭:吐,這都行,

于:往哪兒吐啊?

郭:吐完了裱好了掛盧浮宮去。

于:吐完就跟餡似的了?

郭:對。你太惡心了你,

于:廢話,你吃的太雜了你知道嗎?

郭:討厭,以后我不跟你。。。拿著票奔機場,大飛機,得過安檢,安全檢查,坐在那兒,扣兒都解開了,

于:全亮著?

郭:不是,你要帶著東西,你帶著槍,這不能過去啊,你說你要帶著方天畫戟,狼牙棒,這都不讓過啊。

于:拿過去干什么用啊?

郭:撓癢癢嘛。把扣兒解開了,人家有安檢的工作人員(做扒褲子的動作)

于:霍!干嗎呀?

郭:沒事兒,提上吧,走!

于:這位過癮來了是怎么著?

郭:討厭!你很三俗啊!

于:安檢有脫褲子的嗎?

郭:怕你藏個狼牙棒嘛。

于:這主意也就您想的出來。

郭:你要樂就樂出來啊,就是這意思,過安檢,人家有維持秩序的,保安,“往里走,別擠,都有坐兒啊,里頭有大坐兒。”

于:大坐?小公共。

郭:過安檢,上飛機,頭等艙,最講究就是頭等艙,頭等艙寬綽,凳子也大,就幾排,

于:是,

郭:坐好了,空姐給你端水啊,先燙腳,人家給拿飲料那單子“先生,喝點兒什么呀?”

于:跟那劫道的一個味兒是怎么著?

郭:里面還鉤著呢?

于:廢話

郭:拿相聲當連續劇那么干不行啊,翻譯成普通話就是喝什么吧,有咖啡,紅茶,綠茶,飲料,啤酒,井拔涼水。

于:還有井拔涼水?

郭:開一窟窿弄水嘛。

于:霍!

郭:鎮著青蘿卜呢底下。

于:砂鍋蘿卜在飛機上鎮著,

郭:對,就說了不起,點菜譜,什么都有啊,你點菜,那兒現給你做,魚香肉絲,空姐給你炒,

于:空姐炒,

郭:哎,烤饅頭,都有,

于:這多大煙呢這得,

郭:它上面有煙筒,角兒這兒有半圓的簾兒,撩開簾兒里面有小筒,

于:干嗎的?

郭:撒尿啊,

于:簾里面撒尿?

郭:誰解手上那兒尿去,尿完開窗戶向外面一倒,

于:霍!

郭:都潑到對過飛機上了。

于:哎呀!這大雜院

郭:頭等艙!跟這兒坐著,一會的功夫人家告訴你系安全帶,你也可以不系啊,

于:當然了,

郭:你要不系你比飛機先到機場。

于:這就rou出去了是怎么著?

郭:等著吧,一會兒人家空姐過來,“幾位,受累下去給推一下,不著了。”大伙兒都下去推,“登登登地登,”(還哼哼豬八戒背媳婦曲子)

于:一群豬八戒這兒推飛機呢。

郭:討厭!“日!”走了,我們怎么辦?很討厭你知道嗎?我凈遇見這事兒。

于:飛機沒系安全帶,它先到機場了。

郭:這怎么辦?回去等著吧,坐候機室,等著吧,吃的方便面,吃的花生米,一會兒大喇叭喊了,“有拾到K1546架飛機的請與前臺聯系。”

于:飛機丟啦?

郭:這都常有的事兒。一會來了啊,我很生氣,我遲到一分鐘你都不等我,你有點毛病等一天跟玩似的,走,上飛機,奔俄羅斯,心中的圣地,俄羅斯出美女嘛。“俄羅斯上,好風光,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,”

于:行啦,又不坐火車,

郭:就愛這個,到俄羅斯,高興,看吧,你得學會,當地,哪兒好玩兒,

于:旅游嘛,

郭:吃什么,穿什么,買它那個大皮襖,喝它那個白酒,

于:高度酒,

郭:高度酒,一萬多度,

于:霍!汽油也沒那么高度數啊,

郭:我就愛喝它那個,喝完上警察局門口鬧事兒去,

于:你?

郭:上門口吐去,警察對我很好,他有一個木頭的籠子,給我擱在籠子里站著,

于:那叫站籠。

郭:對對,我特別喜歡這個。所有去那兒的人都不如我,我比他們多玩兒一景點兒。

于:您拿站籠當一景點兒啊?

郭:很可樂,動不了啊,關夠了,放出來,在街上溜達吧,好,看俄羅斯,銀裝素裹一般,到處都是白雪,“好一派北國風光哎。俄羅斯上,好風光,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,”

于:行啦,您怎么總忘不了山東棗莊這點兒事啊?

郭:討厭,我給你上課呢,就你這樣的,你在國外出點兒事沒人救你,我這么靈我跟那兒還迷過路呢,

于:迷過路?

郭:廢話,林子大了,哪國迷路的沒有?我在俄羅斯我喝多了,我迷路了,我找不著住哪兒了,好在人家有警察,我說勞駕,我跟您說點兒事兒,那警察客氣啊:“啊,先生,什么事兒啊?”

于:上西安轉一圈啊?

郭:討厭,我道兒迷惑了,我想回哪哪兒,您告訴我吧,“奧,你是聽真的你是聽假的?”真的怎么說,假的怎么講?“真的給我一百塊錢,假的5毛”我一想這誰不得聽真的嗎?給100塊錢,告訴我,我聽真的。

于:恩。

郭:“聽真的?我也不認識。”

2人搞笑相聲劇本

《珍惜時間》

甲:日月如穿梭,光陰快似箭。

乙:呦,你又在這拽呢?

甲:拿你來說吧,今年有11了吧?

乙:都12了。

甲:你瞧瞧一晃兒這么大了。

乙:一晃兒?

甲:這“晃”也是形容時間的詞兒。剛生出來這么一點兒,一晃兒3歲進幼兒園,又一晃兒6歲讀小學,再一晃兒12,該小學畢業了,你再這么晃幾下......

乙:怎么樣?

甲:你就沒了。

乙:敢情我一輩子凈晃晃了。

甲:這個晃,跟剛才講的箭是同一個意思。

乙:形容日月、光陰。

甲:讓你自己說,時間快不快?

乙:太快了。

甲:可我們一些小伙伴不珍惜時間,嫌時間用不了。

乙:還有嫌時間多的?

甲:有個同學,老嫌時間過的慢。你看他那勁頭,一天到晚兩眼老跟掙不開似的,磨磨蹭蹭耗時間。聽不見他說話,一說準是這句話。

乙:說什么呢?

甲:“怎么還不放學呀?”

乙:老盼放學啊?

甲:脾氣倒是不錯,沖誰都笑:“你這兒干嗎吶”?

乙:我學習呢,你干什么呢?

甲:“嘻嘻,不知道。”

乙:作業寫完了嗎?

甲:“嘻――不知道。”

乙:考試及格了嗎?

甲:“嘻――不知道。”

乙:嘿,這也不知道啊!

甲:“嘻――不知道。”

乙:嗨!你這次數學考多少分?

甲:“9分......”

乙:不是不知道啊?

甲:上次考試得10分。

乙:得,又少1分。

甲:你說,要這樣發展下去,小學還能畢業嗎?

乙:我看,再不珍惜時間,就不能畢業了。

甲:你古語知道的多嗎?

乙:知道一些。

甲:有一句老話:“一寸光陰一寸金,寸金難買寸光陰。”

乙:知道,這是說光陰無價。

甲:大詩人蘇軾有句成語:“一刻千金”。

乙:對,一刻鐘一千兩金子。

甲:時間對誰都是一樣的。

乙:非常公平的。

甲:可有人要多得點時間。

乙:從哪兒來?

甲:得去擠。

乙:對。

甲:魯迅講過:時間,就像海綿里的水,只要愿擠,總是有的。

乙:對,少壯須努力!

甲:一天能多擠一點時間學習。

乙:就要擠時間學習。

甲:一天找半個小時,寫上一篇百字短文。

乙:循序漸進,你會練出秀麗的文筆。

甲:一天抽十分鐘時間,讀一首唐詩。

乙:那......一年能熟讀三百首哇。

甲:由此看來,只要善于運用時間,學習也不是難事。

乙:對。

甲:不光如此,珍惜時間就能延長壽命呢!

乙:既然這樣,咱倆就別在這磨蹭了,多延長些壽命吧。

甲:好,咱退場吧。

求助,要一個兩人相聲劇本!要搞笑點的!謝謝!

這個網站里看看吧http://www.wenmi.org/article/class47/xiangshen/index.html

和大數據相關的相聲劇本有嗎?急需劇本一篇!!請大家幫幫忙吧!謝謝啦

這個真的沒有 相聲是要給觀眾聽的 觀眾聽不懂怎么辦

我們上次演出 底下坐的都是外地來旅游的 稍微要動點腦子的相聲 人家就不樂(聽不懂樂的地方在哪) 只能給他們說那種容易懂的 比如我是你爸爸 你媳婦怎么怎么著 他們才會樂

急需8人校園搞笑小品劇本

物:主持人(以下簡稱:主):女,陳xx

正方辯手兩名(以下分別簡稱為正1、正2):李x,宋xx

反方辯手兩名(以下分別簡稱為反1、反2):徐xx,鄧xx

現場:如正規辯論賽,正、反辯手分別在主持人兩側坐定

主:現場和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,大家晚上好!現在我們是在志高空調05年度國內家用總結表彰晚會現場舉行全國叮叮當當杯辯論賽決賽。首先為大家介紹一下,正方辯手是來自小品界的代表,他們的辯題是笑比哭好;反方辯手是來自相聲界的代表,他們的辯題是哭比笑好。下面我宣布此次辯論賽決賽現在開始。選擇叮叮當當,選擇絢麗人生,叮叮當當牌納米奶糖。下面有請正方一辯作立論陳詞,時間是一分鐘,請!

正1:謝謝主席。我方認為笑比哭好,原因有三,第一:笑是美的代名詞,從古至今每當提到歷史中的美女,書中寫的都是嫣然回眸、莞爾一笑;選擇了笑就選擇了美麗,我選擇我喜歡。

正2(將鞋放在桌子上,說道):安踏

正1:第二:笑可以增添我們生活中的樂趣,使生活變得多彩多姿;第三:笑可以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,使大家和睦相處,親密得像一家人。由此可見,笑要比哭好。謝謝大家!(坐下,起來,方言)笑是最好的 !

主:沒有最好只有更好!感謝正方一辯的精彩發言。吃叮叮當當綠色納米奶糖精彩每一天。下面有請反方一辯作立論陳詞,時間也是一分鐘。

反1:謝謝主席。對方剛才作了非常精彩的發言,可我方對對方的某些觀點不敢茍同。我方認為,笑再怎么好也不如哭好。首先,哭是發泄郁悶最重要的方式,我們聽說有人悶悶不樂,有人郁郁而終,甚至還聽說有人打麻將摸個大胡笑死的,所以,喜不應該狂笑,而悲就需要痛哭。再一個,哭能強身健體、美容養顏。研究表明,哭可以牽動兩百多塊面部肌肉,俗話說生命在于運動,

反2:沒事哭一哭啊,還真管用 ,這腰不疼了,腿不抽筋了,辯論也有勁了!

反1:多哭一哭,還可以讓您變得更年輕,真正做到白里透紅、與眾不同。綜上所述,哭確確實實要比笑好。謝謝大家!

主:吃叮叮當當綠色納米奶糖精彩每一天。感謝雙方的精彩發言。觀眾朋友可以打電話或發短信參與到我們的節目中來,并有機會獲得我們的精美禮品。我們的禮品是威行天下汽車制造總廠生產的滿嘴是油牌榨菜一包,

反2:滿嘴是油牌榨菜真是好,大家好~才是真的好~

主:或是媽媽我還要奶嘴廠生產的方方正正牌咸鴨蛋一個,

正2:方方正正牌咸鴨蛋,鴨蛋中的戰斗蛋~

主:括弧:以上產品如因過期或包裝問題,導致產品腐壞變質,概不退換。下面進入自由辯論,雙方各有五分鐘時間,自由與榮耀,叮叮當當綠色納米奶糖。請正方先發言。

正1:我方說了,笑是美的代名詞,有那么多成語和典故描寫美麗的笑,像嫣然一笑,哈哈大笑!

反1:還有笑掉大牙是吧!觀眾朋友們呢,可千萬要看好你們的大牙啊,一定不要笑掉了!

正2:對方辯友也不要高興得太早,咱們再來看看形容哭的有什么好一點的詞嗎?哭爹喊娘,鬼哭狼嚎。

反2:鬼哭狼嚎怎么了?我們這叫與狼共舞,盡顯男人風范。

反1:七匹狼西服,男人的選擇~

正1:剛才對方辯友還真是光棍漢子談婚姻——不懂裝懂。我倒想問問你們懂什么是西服嗎?

反2:當然懂了。西服是起源于十八世紀中歐的國家和地區,在二十世紀初傳入我國。一套完整的西服由上衣、西褲、襯衫和領帶構成。自改革開放以來,西服一度成為我國大街小巷最常見的服飾。

正2:依我看你們連西服最基本的要求都不知道。

反1:那有什么不知道?女人對男人的要求就是男人對西服的要求。

正1:聽你們這么說倒是挺了解女人了?

反1:了不了解都不能說明笑比哭好。

正1:哪個男人如果說他了解女人,那絕對是癡人說夢,小橋流水是女人,高山瀑布是女人,烏云遮日是女人,星星點燈還是女人。女人心海底針,難琢磨呀!

反2:既然說到女人,那就離不開哭。哭是女人征服男人的利器,多少錚錚男子漢都是敗在女人的眼淚之下。

正2:哭是脆弱的表現。男兒有淚不輕彈,當我們這些頂天立地的大男人心靈受到傷害時,就自己再加上一把刀,叫“忍”。

反1:男人哭吧不是罪!償償闊別已久的眼淚~(方言)流淚是一種解脫,淚水可以沖淡憂愁,安慰受傷的心。

正1:現在的男人都習慣把一切冷笑置之。女人的眼淚也不再好使,一哭二鬧三上吊在我們大老爺們面前也不管用了。

反2:孟姜女望夫是哭倒了長城,傳為千古佳話,可就是沒聽說過有人笑倒過長城!

正2:孟姜女哭倒長城你看見了?

反2:我是沒看著。哎,我沒著你看著了?

正2:你沒看著你在這瞎扯啥?

反2:沒看著就不興瞎扯?主席,孟姜女情深意篤,是你們女性的驕傲,你來說說。

主:長城永不倒,國貨當自強。對不起,我也沒看到她哭倒長城。算了吧,這個問題就過去了,你們繼續吧。

正2: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。如今女人的眼淚就像自來水一樣嘩啦嘩啦隨便而且廉價,男人見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。

反1:廉價是讓利,精彩不打折!可笑卻是要付出代價的,周幽王只為博得美女一笑,烽火戲諸侯,終成亡國之君;曹孟德敗走華戎,三聲大笑引來趙關張三路兵馬,多虧痛哭才贏得關羽同情,放他一條生路。所以哭才是最好的。

反2:哭的好,嘿,胃口就好,身體唄棒,吃嘛嘛香.

正1:笑在我們生活中隨處可見,比比皆是。就像我家對面的笑笑笑婚慶國際旅游團,人家打出的口號就是笑迎四方客,喜招八面財。

反1:他們的廣告是:“請飛往北極度蜜月吧!當地夜長二十四小時。”

反2:去吧,(唱)讓你一次哭個夠~

反1反2:每天哭個夠,吃飯就是香~

主:你們兩個太過分了,結婚是人生頭等喜事,你讓人哭成一團象什么樣子?

反1:這叫喜極而泣……

反2:我抗議!抗議主席偏袒對方辯友……

(主-舉牌-抗議無效)

反1:好,你不哭!你不知道現在離婚率高嗎?結婚是吧,我讓你樂極生悲,馬上跟你離,哭去吧你~

反1反2:每天哭個夠,吃飯就是香~

主:(吹哨)現在我宣布,禁止反方發言,時間是30秒~

正1:那我們結婚的還是得出去旅個游啊

正2:依我說呀,就在里水那旮旯溜達溜達就行了

主:啊,恭喜手機尾號為110119的朋友獲得本期節目的特等獎,獎品是北京野生動物園一日游,括弧:門票自付,來回車票自費,早中晚三餐自備。吃叮叮當當納米奶糖,好運伴君有。(2秒停頓)一般人我不告訴他~~節目繼續。

正1:笑是人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成分,再給對方辯友打個比方,對方辯友吃過紅燒肉吧,紅燒肉里頭能夠沒有醬油嗎?

反1:我要提醒對方辯友的是:你這個問題和本場辯論賽毫無關系。但我可以明確回答你的是,做紅燒肉完全可以沒有醬油。

正1:沒有醬油的紅燒肉怎么還能稱之為紅燒肉呢?

反2:哎,對方辯友顯然對紅燒肉造詣不深,沒有醬油怎么了?(天天美食語調)我們可以把糖鹽淀粉酸棗混合加二兩,放入花椒1/2茶匙(3克),胡椒粉1/2茶匙(3克),蔥1根,姜1塊,料酒2茶匙(10毫升),香菜少許,油60克,蔥姜蒜剁碎,250克脛骨肉放在鍋里。(做動作)

反1:哇!降龍十八蒸~

反2:好了,起鍋,

反1:吃前搖一搖,味道好及了~!

正1:大家聽聽,我的天呢!對方辯友居然把紅燒肉和粉蒸肉混為一談了。

反2:粉、粉蒸肉怎么了?

(反2打反1的胳膊,求援)

反1:恩、恩,是啊,粉蒸肉怎么了?粉蒸肉也好吃啊!

反2:對,粉蒸肉也很好吃,你們沒吃過嗎?

主: 肉好吃 ,素菜也要多吃 ,這樣營養才能均衡(舉牌子--肯德基).你們怎么又跑到廚房里去了,紅燒肉和粉蒸肉跟苦苦笑笑有關系嗎?真是的,重來。

正1:我們的笑聲可以穿云裂石。

反1:我們的哭聲可以撕心裂肺。

正2:兄弟再相逢,一笑泯恩仇,笑可以消除隔閡,化解仇恨。

反2:老鄉見老鄉,兩眼淚汪汪。還有我國體育健兒為國爭光,取得令世人矚目的成績,當胸前掛著金燦燦的奧運金牌,望著鮮紅的五星紅旗冉冉升起的時刻,他們總是熱淚盈眶。可見,哭是真情表露的最佳方式。

正1:即將在北京舉行的2008奧運會讓全體華夏兒女引以為榮,期間將有上萬名志愿者會喜上眉梢、笑掛嘴角地為屆時前來北京的國際友人提供無微不至的幫助,充當笑的使者。難道對方辯友有什么反對的嗎?

反1 (站起來后不知怎么回答,問反2):怎么說?

反2對反1:你說你的,問我干什么?

反1對正1:你說你的,問我干什么?

正1:聽君一言勝讀十年書,使我身心俱碎、如沐春風,自嘆弗如啊!差點讓我笑得流出眼淚來。

反1:對!大家都知道了喜極而泣、樂極生悲,可見笑的兩個極端都是哭,這又做何解釋?

(正1和正2同時站起來,看到對方站起來了,又同時坐下。)

正1對正2:你說吧。

正2對正1:憑什么讓我說,你站起來你不說?

正1對正2:你也站起來了呀,你怎么不說?

正2對正1:你以后不說就別站起來。

正1對正2:我現在不站起來,你說呀。

正2對正1:我要知道說什么還用得著和你廢話?

主:哎!你們怎么自己就吵起來了?重來。

正2:我們相聲小品演員的使命就是將笑聲傳遍千家萬戶,難道對方辯友對這個還有疑義嗎?

反1:《藝術人生》節目的每位嘉賓都被朱軍弄哭,但大家還都爭著搶著想上呢,可見哭的魅力更大。

(正2站起來邊指指點點邊啊啊啊啊,后坐下。)

反1:對方辯友是不是理虧詞窮了,沒話說了吧?

正2:我剛才的意思是說:啊!說了你也不明白,你這種智商的人理解起來有困難。

反2:你屬豬八戒的——倒打一耙是不是?我們相聲界全是精英,相聲已經有上百年的悠久歷史,你們小品才幾年呢?

正1:烏龜活的時間再長也跑不過剛滿月的兔子。

反1:瞧瞧你們小品界還有什么人才,稍微長得像樣點的都去打打打打打劫去了。就拿你倆來說吧,就是一個黃瓜一個地瓜。

主:說話怎么這么沒有禮貌,一點素質都沒有,不能人家長得像什么就說人家是什么吧?

正1:還是主席說話公道。(意識到主持人說的話不對)啊?

正2:我們倆就是黃金搭檔~~

正1正2:yeah

正1:今年過節不收禮~

正2:收禮只收腦白金~

反1:還黃金搭檔呢?我就奇怪了啊,怎么一個黃瓜+一個地瓜他咋就成黃金黃金搭檔了呢~

正1:就你們倆在一起就是一位港臺歌手的名字。

反2:誰?

正1:伍佰嘛。

反1:你不是擺明說我們兩個二百五嗎?

主:不許進行惡意語言攻擊。

正2:男人吵架,女人別插嘴。

(主持人吹響喇叭)

主:時間到,雙方停止發言。現在我來總結今天的比賽:今天的辯論賽在祥和的氣氛中進行,雙方辯手都友好而且有力地闡明了自己的觀點,真是婆說婆有理,公說公有理,雙方旗鼓相當,難分伯仲。吃叮叮當當綠色納米奶糖精彩每一天。稍后評委團將商議決定本次辯論賽的冠軍,觀眾朋友們稍后再見!

http://hi.baidu.com/lili1234abc 到里面點擊相聲這一類的 都是從網上精挑細選的 你好好看看吧 50個了快 祝你成功 呵呵

我要原創的相聲劇本,我們班活動用呢

甲:你聽剛才主持人小姐的聲音多好聽啊!(模仿主持人)下面請聽相聲《如此貧困》,表演者:甲(拍胸脯)。

乙:是你。

甲:另一位叫什么來著?

乙:好嘛,到我這就想不起來了。

甲:你叫……,我想想。

乙:乙。

甲:對,是乙。平常老在我嘴邊掛著的,一下想不起來了。

乙:好嘛,我這么大個人,老在他嘴邊上掛著。

甲:不是你,是你的名字。

乙:那這么說,你老提起我。

甲:可不是嘛。

乙:怎么提的啊?

甲:就是不管和誰,說著說著戧起來了,指著他鼻子就說:“你是乙。”

乙:好嘛,就這個啊。

甲:還沒完呢。那人一聽就不干了,紅著臉,跺著腳喊:“你才乙呢”

乙:行了吧!敢情我這名字成了他們罵街的口頭禪了。

甲:這是說個笑話。

乙:我說呢。

甲:不過,最近確實是太忙了,忙得暈頭轉向,所以一下把你的名字給忘了。

乙:那你忙什么呢?

甲:就是學校讓申請貧困生生活補助啊的事啊。

乙:哦。這是國家對家庭貧困大學生的優惠政策,好事啊!

甲:就是為這事,忙得我著急上火,腳底板都長了仨痘痘了。

乙:這聽著都新鮮。哎,不對啊,申請補助挺簡單啊。不就是填個表,學校調查一下,再來個舉手表決嗎?這有什么好著急的啊。

甲:別人是不麻煩啊,到我這,沒一樣不麻煩的。

乙:那你說說這怎么麻煩啊?

甲:先說填表吧。我拿過來一看,姓名、性別、籍貫、出生年月。

乙:上來幾項可不都是這樣嘛。

甲:我心說,這好填啊。刷刷刷幾筆就填上了。一激動差點把性別填成“女”了。填完之后你再看,真是橫平豎直……

乙:真好看。

甲:一道彎。

乙:好嘛,這位寫字還帶刮風的。

甲:寫完這些,再往下看,傻眼了。

乙:下面該填什么了?

甲:家庭情況啊,就是家庭成員,工作,收入等等。

乙:那就填唄。

甲:怎么填啊?

乙:照實際情況填啊。

甲:照實際情況填,父母雙全,父親是私營公司老板,母親是醫院財務科長。獨生子女,吃喝無憂,衣來伸手,飯來張口,電腦手機,統統擁有,閑來無事,就把煙抽,偶有興致,出門旅游,遠了不去,京滬蘇浙,幾年下來,就差出國。特懇請學校給與生活補助。

乙:啊!不像話。就你這條件,還申請生活補助啊?

甲:哪有嫌錢多的啊?我才不傻呢。再說我這條件咋了?

乙:還咋了,你有手機?

甲:有啊,才2000多。

乙:2000多還嫌不夠啊!

甲:2000多哪行啊,我這手機太次了,連個跟頭都不會翻。

乙:這都沒聽說過。你還有電腦?

甲:有電腦咋了?沒電腦我怎么和女朋友聊天啊?

乙:噢,你還談著女朋友啊?

甲:你瞧你那樣,干嗎啊,一驚一乍的。談女朋友咋了?這年頭叫新潮。一手夾著煙,一邊和我的娜娜視頻聊天,多酷啊!

乙:你才多么大啊就抽煙?

甲:你看現在電視上哪個年輕人不抽煙啊(抽煙動作)。我的娜娜說了,特喜歡我抽煙的樣子,說我像《上海灘》里面的那個許什么來著?

乙:許文強?

甲:對,就是許文強。

乙:我看你不像許文強。

甲:那我像?

乙:像小流氓。

甲:怎么說話呢?我告訴你,這是赤裸裸的妒忌。

乙:我妒忌你?那你這家庭情況最后怎么填的啊?

甲:我是這么填的:父親原為修理廠工人,現已下崗。母親嚴重偏癱,常年在床。下有弟妹兩人正讀初中,隨時有輟學的危險。

乙:你虧心不虧心啊!

甲:你別說,學校還真到宿舍來調查了。

乙:這回看你怎么辦。

甲: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。我明人不做暗事,一咬牙,一跺腳……

乙:干嗎啊?

甲:就把宿舍哥們拉到酒店去了。

乙:去酒店干嗎啊?

甲:你真傻還是假傻啊,不提前賄賂賄賂,萬一到時候說漏了嘴怎么辦啊!

乙:還真狡猾。

甲:你懂什么,這叫智慧。

乙:這還智慧呢?

甲:在豪華包間里,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,兄弟們個個喝得臉和猴屁股似的,說話那舌頭都擰得和麻花似的。

乙:好嘛,一群醉鬼。

甲:我看時機成熟了,舉起酒杯說:“弟兄們,讓我的錢包迅速膨脹起來可全拜托各位了。”

乙:好嘛,拿貧困補助當收入了。

甲:我那幾個哥們當時都表態了,(以下幾人話語均用醉腔)老二說了:“嗯呢,兄弟。咱倆那關系,崗崗的(東北口音)。”

乙:這位是東北的。

甲:老五也說了:“要是來調查的,我就說你仨月沒吃過肉了(四川口音)。”

乙:好嘛,你成孔老夫子了。

甲:這時候,老四也插話了:“還吃嘛肉啊?我就說你頓頓吃狗不理就麻花(天津口音)。”

乙:狗不理就麻花?

甲:是剩饅頭就咸菜疙瘩。老四是天津人,吃這兩樣吃慣了,給說漏嘴了。最后,我們老大,就是我們舍長也發話了:“既然都表態了,我也說兩句。來了調查的問你的生活情況,我就給他們唱“手里呀捧著窩窩頭,菜里沒有一滴油”。

乙:好嘛,給弄進去了。

甲:第二天,調查團就來了,問完每個舍友,最后讓舍長填上意見。

乙:那舍長怎么填的啊?

甲:該生確系貧下中農,建議解決基本的吃飯問題,以便更好的揭發黑五類分子,保衛無產階級政權。

乙:好嘛,又跑到文革去了。

甲:表收回去以后,可就差表決了。

乙:別得意得太早,那可是全院同學表決,這個看你怎么造假。

甲:我是誰啊?難不倒我。在這方面我可是“腿肚子上掛暖壺”。

乙:這怎么講啊?

甲:水平比較(腳)高。我是“屁股上掛暖壺”。

乙:這又怎么講?

甲:有一定(腚)的水平。我還是“飛機上掛暖壺”——水平很高。

乙:哪來這么多暖壺啊?我看你是“蚊子打呵欠”。

甲:這是?

乙:好大的口氣。

甲:呵,你也會。

乙:就許你說啊。表決的事你還沒說怎么編呢。

甲:我得先把男生搞定,再進攻女生。這叫鞏固根據地,攘外必先安內。

乙:這都哪跟哪啊?那你怎么搞定啊?

甲:四個字——投其所好。比如說張三喜歡看電影,我就給他買幾張正版影碟。李四喜歡抽煙,我就把我的中華給他兩盒。約摸著好啥就送啥。(看乙)像你這樣的嘛。

乙:(面露喜色)像我應該送啥呢?

甲:給兩根胡蘿卜就得了。

乙:好嘛,我成兔子了。

甲:等男生都搞定了,再開始進攻女生陣地。我先找一個聯絡員。

乙:這我知道。就是“地瓜、地瓜”“土豆、土豆”(模仿特務接頭的神秘模樣)

甲:你才特務接頭呢!

乙:你不是說聯絡員嗎?

甲:我是說找一個女生打聽一下女生們都喜歡什么,我好去買啊。

乙:好嘛,我還以為要造反呢。

甲:她把調查后的單子給我以后,我一看,呵,女生們喜歡的東西還真全。

乙:都有什么啊?

甲:什么口紅胭脂皮手套,圍巾漫畫小紅帽,磁帶影碟水彩筆,還有絲襪發卡大口罩。

乙:呵,還真是夠全的。

甲:那天,我叫上老四跟我去超市把那些東西都買了回來,足足有四大袋。回來的時候路上的人都這樣看我們(學路人的詫異表情)。

乙:沒法不這樣看。

甲:老四還和我說呢,哥們,咱這簡直就是銀座搬家啊。干脆回去收拾收拾,開個小賣部得了,名字我都想好了。

乙:叫什么?

甲:就叫“女生之友”。

乙:嗨。

甲:女生的也送完了,我才徹底放下心來。就剩下表決了。

乙:你這樣累不累啊?

甲:你管呢?累并快樂著嘛。你別說,表決那天還真齊,全院一百多人舉手表決,我全票通過。

乙:嘿,這送東西還真管用。

甲:我那個樂啊!

乙:還樂呢,你這叫不知羞恥。

甲:你懂什么。子曰:“羞之為羞之,不羞為不羞,是羞也。”

乙:有這句嗎?

甲:我一邊咧著嘴笑,一邊趕緊掏出筆來找張紙就算。

乙:哎,我說你算什么啊?

甲:我算算一共補助給我多少錢啊?

乙:這你倒沒忘了。一共多少啊?

甲:每月一百五,五個月一共是七百五。

乙:這可不少啊。

甲:是不少啊。可我連請客加送東西一共花了……

乙:多少?

甲:九百七。我還賠進去二百二。

乙:活該。

選我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相聲《旅行家》的臺詞

曹:這個相聲大會節目一場接著一場

劉:是

曹:相聲是語言的藝術,中國的語言是博大精深

劉:沒錯兒

曹:每個字兒都有它有用意

劉:哦?

曹:別說一個字兒,哪怕是一個標點符號,要是不注意也會鬧出笑話。

劉:是嗎?

曹:哎 就拿我們家來說吧

劉:怎么了?

曹:我有一個朋友 山西人 在山里邊長大的 沒念過書 沒學問 不識字 這

個年紀呢 三十多歲快四十了 我們兩個人稱得起是忘年交 我呢 論著

管他叫二哥。有一回他請我吃飯

劉:嗯

曹:定的是中午十一點半到

劉:哦

曹:我呢 到時候就上家去了 他呢 還請了一位陪客

劉:哦

曹:可是等到十二點 這位沒來

劉:喲

曹:他著急了 于是呢他就畫了一張便條

劉:不 不 您等會兒 干嗎畫啊

曹:因為他不會寫字

劉;噢

曹:所以呢就畫了一張便條

劉:只能畫

曹:我一瞧 畫的什么啊?畫了一個小人貓著腰 一個手捂著嘴 一個手捂

著屁股 不明白這什么意思?

劉:挺奇怪的

曹:他疊好了 打發門口的小孩 去 給前院的大爺送去 這位住的不遠 就

在前院住 去送去吧 一會兒的工夫小孩回來了 人沒帶來 也帶回來

一張便條 我一瞧畫的什么啊 也是一幅畫 畫了一個鳥籠子 鳥籠子里

面有一個王八 這個王八腦袋在鳥籠子外邊探著 王八身子在鳥籠子里

邊 他一瞧 行了 咱甭等他了 咱吃飯吧 我說別別別介 別介 我說我

還不明白什么意思呢

劉:是啊

曹:您剛才那畫一小人貓著腰 一個手捂著嘴 一個手捂著屁股 什么意思

劉:干嗎呢

曹:嗨 我跟他說午后請他吃飯

劉:嗨

曹:噢 捂著屁股就是午后 那他這個畫一鳥籠子 里邊有一個王八 王八腦

袋在鳥籠子外邊探著 王八身子在鳥籠子里邊 這什么意思啊

劉:嗯

曹:他告訴我 大概出不來(曹劉二人都摸著下巴尋恩)

哦 大蓋兒出不來?高科技呀這東西

劉:間諜的底子

曹:唉呀 吃吧 吃吧 酒過三巡 菜過五味 我說了 二哥 下禮拜不能陪你

喝酒了

劉:怎么呢

曹:下禮拜我上山西太原演出 您的老家也是太原的 有什么需要我往家里

邊帶的話 帶的東西 您給我 我幫您帶 二哥一聽這高興了 太好了 太

好了 你到了太原 你找杏干村的酸老爺 杏干村的酸老爺 那就是我父

親 你幫我帶點兒東西 帶什么啊 帶一封信 還有五百塊錢 一封信

五百塊錢 不就這點兒東西嗎 對 一封信 五百塊錢 交給我吧 我把東

西都收到了 簡短截說 轉過天來 上火車奔太原演出

劉:這就走了

曹:上了火車(嘆氣)我呀 也沒帶個游戲機

劉:帶那干嗎

曹:也沒帶本書 長路漫漫 無心睡眠 您說我干嗎?

(臺底下一觀眾喊:拆信)

曹:知音 這是知音(美的慌)我拆信看看

劉:不 不 您等會兒 你先別美 這不道德 知道嗎?

曹:知道

劉:知道還拆它

曹:您管著嗎 我拆你信了 我拆你信了

劉:沒 沒有

曹:有你什么事 我樂意 你管著嗎 你管著嗎 你管著嗎?

劉:碎嘴子

曹:管你什么事

劉:不管

曹: 就看 就看 就看 呲兒(筆畫拆信)拿出來一瞧 嗬 我高興了

劉:怎么了

曹:又畫了一幅畫

劉:怎么全是畫?

曹:唉 畫了一幅畫 這畫挺熱鬧

劉:都有什么啊

曹:信的這邊畫了七個駱駝

劉:駱駝?

曹:駱駝 知道嗎

劉:駱駝 知道

曹:(用手比劃七個駱駝)

劉:我說我說 等會 甭把七個都比劃出來行不行啊

曹:畫了七個駱駝 信的這邊畫了一顆大樹 樹叉上邊落了兩只蒼蠅 樹底

下趴著四個王八 立著兩把酒壺 旁邊還有一個雞蛋 (無耐)這什么

意思 不明白 疊好了 裝信封里 睡一覺吧 一會兒的工夫就到太原了

到了太原 奔劇場演出 演出完了 轉過天來 在當地轉一轉

劉:玩玩

曹:買點兒什么土特產品 對不對?

劉:對

曹:說是土特產 無非就是煙酒什么的

劉:沒錯兒

曹:酒 我北京的喝慣了 別地兒的酒不愛喝 買點煙吧

劉:唉 這行

曹:當地的煙 我一瞧 唉 煙灘 這山西名煙多少錢 一百塊錢一條

(猶豫)便宜點兒 不便宜 就一百塊錢一條 你買你就買 不買拉倒

劉:不還價

曹:也不貴 買一條吧 來一條 把煙拿過來 我想起來了 我上這兒來還有

正事兒呢

劉:什么事兒啊

曹:上二哥家送東西去

劉:哦 對

曹:對不對 杏干村酸老爺嘛

劉:沒錯兒

曹:找吧 挺容易就找著了

劉:好找

曹:一看這家 我走到門口 啪啪啪 扣打柴扉

劉:不 這陣兒就不用拽了 你可以說敲門

曹:搗亂是嗎

劉:沒有

曹:啪啪啪 敲門

劉:就別用那啪啪啪了

曹:啪啪啪 叮咚 敲門

劉:你麻煩不麻煩 有門鈴你還敲什么啊

曹:我都試試 看看響不響

劉:跑這兒玩來了

曹:吱拗門開了 站著一老頭兒 年近六旬左右 站這 我說你是杏干村的酸

老爺嗎 對 我是酸老爺(山西方言)聽您這味就挺酸的 我說您兒子

讓我給您帶點兒東西 俺兒子讓你給我帶什么東西? 來來來 進來 進

劉:讓屋里了

曹:讓到屋里來 俺兒子讓你給我帶什么東西 嗨 你兒子啊讓我給你帶一

封 還有四百塊錢

劉:不 您等會兒 說錯了 五百塊錢

曹:四百

劉:不 你剛才還說是五百呢

曹:我說了怎么說吧

劉:不是 那這里差一百塊錢呢

曹:廢話 買煙了

劉:拿別人錢買煙呢?

曹:我替他嘗嘗好抽不好抽

劉:人家用你嗎?

曹:你管著嗎 我拿你錢了 我拿你錢了 有你什么事兒 你老打抱不平 有你什么

事啊

劉:你干嘛這么碎叨 沒我事

曹:一封信 四百塊錢

劉:嗯

曹:把東西交過去了 老頭兒接過信來打開了一瞧 看看我 看看信 看看信 看看我

你跟我兒子什么關系?—— 點頭之交

劉:不 你們可是把兄弟 你剛可說了

曹:(搖搖頭)這事不能說把兄弟

劉:怎么呢?

曹:說把兄弟你偷人家一百塊錢買煙抽 顯著咱這人品次 你知道嗎?

劉:(氣憤)你這個人品就夠次的了

曹:你甭管 就這么說 點頭之交

劉:你瞧瞧這個

曹:老頭一看信一看我 不對 你跟我兒子是把兄弟 (疑問)你怎么知道的?——信

上寫得明白 (疑問)哪兒寫著了?

劉:是啊

曹:你看 這個信上邊畫著七個駱駝 我們山西人叫駱駝有規矩

劉:什么規矩?

曹:五個為一貫 六個為一串 七個為一幫 八個為一幫 這上邊畫著七個駱駝 就是說一

把子 所以說明你跟我兒子是把兄弟

劉:哦

曹:合著我們哥倆兒都是駱駝

劉:嗨 沒這么說

曹:我想壞了 這一百塊錢要破案

劉:我看也懸

曹:咱得咬住了牙 我兒子讓你給我帶多少錢 (小心意意)——四百

劉:虛了

曹:(看看信)不對! 耶!!!(抖了手)

劉:能不緊張嘛?

曹:翻包袱嘛這得

劉:嗨 別麻煩了

曹:就是四百 ——不對 五百 ——哪兒寫著 哪兒寫著五百了

劉:是

曹:信上寫得明白 (裝橫)哪兒寫著 哪兒寫著 哪兒寫著了

劉:碎叨勁又來了 你說說

曹:咱得假裝橫

劉:哦

曹:你看這個信上邊畫著一棵大樹 這樹叉上邊落著兩個蒼蠅 我們山西人

管這個蒼蠅不叫蒼蠅

劉:叫什么呢

曹:叫蠅子

劉:蠅子?

曹:蠅子 我們花的這個錢也叫銀子

劉:哦

曹:你看這畫著兩只蒼蠅落在樹叉上面 這是我兒子告訴我 銀子 銀子 有數

(邊說邊比劃)

劉:(尋思了半天)哇! 太神奇啦!

曹:有數寫著五百了?——就是四百

劉:對!

曹:就是四百 就是四百——接著看樹底下叭著四個王八 立著兩把酒壺 四八

三十二 二九一十八 五十 ——那也是五十 啊 那也是五十 沒寫著五百

(裝橫)——旁邊還有一個雞蛋!

劉:嗨!

(臺下笑場 噫!!!)

曹:(疑問)你們是地球人嗎?

劉:確實神奇

曹: 溝通的方式很特殊嘛?(老實了)大爺 咱實說吧 我拿一百塊錢買煙抽了

劉:說實話了

曹:沒關系 錢財乃身外之物

劉:瞧瞧

曹:你多咱走 我說我明兒個走 這樣 你晚上再上家里邊來一趟 幫我帶點東西

我說行 您放心吧 簡短截說 晚上我又上家來了 老頭兒拿出兩個信封來

這兩個幫我帶一下 這個大的 是我給我兒子的 這個小的是你嫂子給你二哥的

劉:哦

曹:我說行了 交給我您放心吧 ——你可別拆開了看 我說不會的 不會的 我說這

里沒有錢吧?——不能 你這個人品不能給你錢

劉:喝~!

(繼續笑場中.......)

劉:太對了

曹:(不好意思)你這樣就沒意思了吧

劉:挺有意思的

曹:這說得我不好意思了都(捂臉)

劉:你還要臉呢

曹:拿了東西上火車回北京 上了火車呀 煩得慌

劉:是啊

曹:也沒帶個游戲機

劉:哦

(臺底下一群人喊:拆信!!!)

曹:知音越來越多

劉:唉呀 你快學壞了

曹:我拆信看看 是他們跟我學壞了

劉:差不多

曹:我拆信看看

劉:拆吧

曹:我先把這大的拆了 呲(拆信聲音)把信拿出來一瞧 嗬 這信有意思!

劉:怎么了?

曹:還是一幅畫

劉:都有什么啊

曹:畫著兩個水桶 水桶扣著擱著 底兒朝上 扣著擱著 水桶上邊落著兩個蒼蠅 我

想甭問 這里邊有錢的事

劉:對 有銀子

曹:銀子嘛 咱們知道這個 他爸爸給我講一回了

劉:是

曹:再往邊上看 畫著一個大圈兒 畫著一個小圈兒 大圈兒里邊放著一個炮仗 炮仗

過年放的那個炮仗 一點當 小圈兒里邊放著一個蠶 蠶蛹外邊那層

劉:知道 知道

曹:蠶繭

劉:可以做絲線的

曹:唉 對 做絲線的那種東西 這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(疑問) 疊好了 裝信封里 把

這小的拆開

劉:都得瞧瞧

曹:打開了一瞧 哇噻 !

劉:怎么意思?

曹:太有意思了

劉:是啊

曹:太可樂了

劉:你給說說

曹:畫得熱鬧 畫的兩只鴿子 一只鴨子 兩只鴿子 一只鴨子 一共四只鴿子 兩只鴨子

信的這邊畫著一只大象 象鼻子上邊卷著一口刀 這個刀尖扎在一只鵝的脖子上

把這鵝給扎死了 鵝脖子直流血

劉:唉呀

曹:信的底下畫著一個藕斷開了 但是絲還連著 還有一節小木炭 再往底下畫了一個小

人 留著一個小平頭 穿著一個黑大褂 這手拿著一百塊錢 這手拿著一條煙(邊說

邊比劃)

(臺下笑翻 噫~!!聲不斷)

曹:(比劃著傻了,看看劉云天)好像有我?

劉:(樂得都不行了)肯定有你!

曹:這什么意思 不明白 裝信封里 等著 覺也不睡了 我跟著這兒等著

劉:好嘛 這不干熬嗎

曹:一會兒的工夫到了北京了 由打北京站出來 我連家都沒回我直接奔我二哥那去了

劉:哦

曹:我二哥我把東西接過來 行 謝謝 謝謝 把抽屜拉開了 往抽屜里一放 關上了

行了 你走吧 —— 別介 別走啊 拆開看看 ——別介 我們家的信你看什么

——有我(激動的比劃)那里有我 真的 真的 真有我 真有我

劉:露餡兒了

曹:不 怎么會有你 ——您甭廢話 你拆開看吧 ——行 行 我拆開你別跟外人說啊

先把這這大的拆開了 打開了一瞧 —— 好 金子啊 交朋友還得交你這樣的

劉:怎么回事

曹:怎么回事 你把錢給我帶到了 ——哪兒寫著呢 你看著 這畫著兩個水桶 水桶上

落著兩個蒼蠅 我們山西人管這個蒼蠅不叫蒼蠅 叫蠅子 ——我這這我知道 花

的錢也叫銀子 一樣的 ——哦 這你都知道了 我們管這個水桶也不叫水桶

劉:叫什么啊

曹:叫水梢

劉:哦

曹:你看這兩個水桶扣著擱著 意思就水梢擱倒了 跟這個蒼蠅連起來就是一句話

劉:怎么說呢?

曹:銀子 銀子 捎到了

劉:挺好

曹:水捎倒著擱著就捎倒了 好 好 我說那大圈跟那小圈是什么意思啊

劉:嗯?

曹:大圈是飯碗 小圈是茶碗 哦 我說那個大圈里有一個炮仗 小圈里有一個蠶繭這

是什么意思啊 —— 我父親想我每天是茶里思飯里想——有一炮仗就是飯里響

你們家人太恐怖了

劉:厲害(伸大拇指)

曹:哦 行了 行了 行了 我明白了 啪 他疊好了 擱信封里 行了 行了 走吧 ——

別走 主要看那封(激動著說)

劉:這個關鍵

曹:那封有我 ——不是 我媳婦給我的信你就別 ——不行 不行 我得看 我得看

行啊 別跟外人說啊 把信打開了 二哥一瞧 眼淚下來了——二哥怎么哭了

劉:嗯

曹:你看上面畫著兩只鴿子 一只鴨子 兩只鴿子 一只鴨子 這是你嫂子在喊我:哥

哥呀 哥哥呀

劉:嗨 這真是沒法說了

曹:(無語中)喊你也沒必要哭啊 ——你接著看啊 信的這邊畫著一只大象 象鼻子

上邊卷著一口刀 這個刀尖扎在一只鵝的脖子上 把這鵝給扎死了 鵝脖子直流

血 這跟頭里是一句話

劉:怎么說呢

曹:哥哥呀 哥哥呀 想煞我了 (傻了)象殺鵝了?

劉:您這個玩意啊

曹:我說那這畫了一個藕斷開了 絲還連著 還有一節小木炭 這是什么意思啊?

——你嫂子想我每天是長思短嘆!

劉:太精辟了!

曹:我說那底下畫了一個小人啊 剃著一個小平頭 穿著一個黑大褂 這手拿著一百塊錢

這手拿著一條煙 這什么意思啊?

劉:嗯

曹:嗨 別提了 我這兒子不學好 偷我一百塊錢 買煙抽 ————我呀!

本文來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場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。

浙江风采双色球走势图